北大教授你凭什么随便炮轰自考生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30 12:42

  “堂堂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考试,竟然使大量的自考生进入复试,而把我们北大自己这么优秀的学生拒之门外,这真是法学院的悲哀、北大的失败!!!!!

  去年我们方向竟然招了6个自考生,这在全国法学院都是一大奇观!这些没有经过法学正规教育的人,三、四年在北大混吃、混喝,蹭课听;倒头来靠死记硬背也能 混进北大!

  今天在坐的估计也有自考生吧,我奉劝你们一句,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北大不欢迎你们,鄙视这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请你们记住:这里是北京大学法学院!!!

  论坛里还提供该段精彩演讲的视频,但我跪读完陈大师这篇颇似战斗檄文的演讲,却没有再洗耳恭听的心情了。

  在圈内,据说陈大师是出了名的在演讲时言词激烈,直指弊端之人,据说面对法官听众群时也大谈法官队伍之腐败。这番演讲在北大这样的高等学府,敢于开风气之先地,直称已见本无可厚非。但是让我这个档次太低的自考生不能接受的是:陈大师这样的名人这样的在圈内有一定影响力大师这次矛头会直指本已属的自考生。我无幸运经过法学正规教育,也没有过师从陈大师的福分,所以很难理解大师这次为何如此措词激烈地针对自考生,我不想繁述自考生在就业考研过程中久已遇之的不平等待遇和歧视,也不想举例证明有多少自考生通过努力在学业和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更不想越俎代疱来宣传国家为什么设立自学考试制度以及这种制度存在的必要性和意义。我只是想套用一句古老而经典的反问——做过一次贼就永远是贼吗,这句话用在自考生身上就是:高考失败过一次就永远要做失败的人吗?

  自考生当中有的是高考失利失去上普通全日制大学或者名牌大学机会的人,还有的是参加工作较早,原始学历是中专或大专的在职学习者,自考生中不乏由于中国奇特的高考地区差形成的分数线差而导致的一些考分在京沪等发达地区足称优秀者,就算是的确分不如人未能考上理想学校而屈不得不参加本专科自考者也不都是“混吃、混喝,蹭课”之徒(而且陈大师用的混吃混喝之语容易让人误解,北大提供免费吃喝的吗,以致于自考生可以混吃混喝而不是自已埋单?),而且高考一考定终身的制度和模式化的考试方式本就是在某种程度上的扼杀天才抑制天分,而且高分低能者也不在少数,通过这种考试制度进入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的学生也未必个个都是天才高人,近些年也屡见这些名校学生找不到工作去卖肉这类的报道,足以证明高考不能说明一切,也不能用来一刀切地区分人之高下。而时下一些学校却大兴本硕甚至本博连读之风,高考成功者能进保险箱,免去考研考博之苦,这一制度广受诟病,不用我多说。

  回过头来再说陈大师的高论,陈大师这般激烈地对待自考生,甚至是等于宣布自考生是北大至少是他陈大师治下区域不受欢迎的人,因为这些人挤占了北大的优秀人才的宝贵读研机会。我不否认以陈大师之卓见,自考生中定有他说的仅靠死记硬背就能上研的人,但是我不禁要问:自考生是在什么情况下上研的呢?还不是正大光明地通过研究生考试入学的吗?换句话说,自考生是在顶着受歧视,甚至在某些学校近亲繁殖严重的情况下和应届生一起参加考试的,他们除了通过自已的刻苦努力(陈大师精妙地总结为:死记硬背)外别无他法,而且即使通过初试,也往往由于和导师接触机会少,先入为主等原因处于弱势地位,客观地说自考生能考上研实属不易.而在北大这样竞争激烈的名校,想考上象法学专业这样北大的传统优势专业也更是难上加难.何况自考生是在没有外部资源相助的情况下凭一已之力考上的.所以,陈大师口中抨击甚烈的自考生其实是令我这样的档次不高的自考生非常佩服的(本人中专毕业后参加工作多年中相继自考过了法律专、本,考研时也再三掂量只敢考了一所西部院校).

  然而大师就是大师,所见自然与我辈不同,陈大师愤然指出:自考生考上北学研究生是法学院的悲哀,北大之失败!

  其实,因为研究生招生制度不合已意觉得影响真正人才选拔而发怒的名家教授,不乏其人,清华的陈丹青,北大的贺卫方教授都曾因此一怒而停招研究生。但陈贺之怒,小子还能理解,毕竟两位名家更多地把怒火发向整个制度,而陈大师此怒则有些莫名其妙,未涉及多少制度问题,却痛骂同样是无奈遵从考试制度和北大本校生一起走进考场的自考生。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无从得知为何陈大师对自考生有此等成见和仇恨.但细析其言,小子我也斗胆猜出一二:大师之慨,可能更因为他在痛陈悲哀和失败前的这一句:而把我们北大自己这么优秀的学生拒之门外.经过正规法学教育尤其是经过陈大师等名师倾心指点的优秀学生,依我所想,当然是相当优秀的了,名师出高徒嘛!但是既称优秀,为什么这些高徒竞争不过档次太低的自考生呢,以致于让陈大师又急又气,站出来痛骂这些档次太低的家伙呢?也许有人会说会归罪于不合理的考研制度和考试方式,那小子不禁要问为什么北大自已培养出来的优秀学生通过不了北大自己组织的研究生考试呢?是北大有问题还是这些优秀学生有问题?再者,这些优秀学生又是怎么进入北大的呢?难道是和自考生一样混进来的吗?还不是一样通过考试进入北大的吗。所不同的就是,这些陈大师口中的优秀学生是通过另外一种考试叫做高考进入北大的,换言之,他们是曾经的高考成功者,是现在的北大考研失败者,难道一次成功就永远可以成功吗?难道高考成功的优秀学生就不允许在考研时被淘汰吗,如果被淘汰,就要由陈大师这样的名家站出来大呼不平,痛骂那些无辜的曾经的高考失败者而今的考研幸运儿吗?!!而且,陈大师之语,已经超出了痛责的范畴,已经差不多是赤裸裸地恐吓和驱逐了——“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北大不欢迎你们,鄙视这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不难想象,当时坐在下面诚惶诚恐的聆听陈大师这番高论地自考生们是何心情,除了对本属不易的求学之路深感更加无助更加迷茫外,还能有什么呢。

  在小子看来,陈大师象极了一个名门正派的武林大师,自已的得意弟子被一些偷师窃艺的旁门小派之流一次次地从武林大会的擂台上扔下来,摔在地上,惨叫连连,陈大师心疼之余,勃然大怒:这些人使得全不是我武林正派的功夫,竟将我名门子弟屡次打伤,把擂台封起来,非少林武当五岳派的一概不得入内!!!!

  然而,陈大师封擂台之余也该自省:这些人用暗器了吗?违规了吗?既然答案是否定的?怪就得怪设擂台的各派掌门定的规矩太坏,应该如此这般保教这些不入流的家伙落荒而逃:不允许这些家伙不用少林拳法武当剑法,都得用我家的套路,而且这套路还是不传外人的,我让你打去?哼。

  北大的优秀学生竞争不过档次太低的自考生,我想原因并不神秘,不光是自考生会死记硬背,饱受批语的大学本科教育也难辞其咎.重理论轻实践的传统教学模式是最大的败因.同样是法学名家,据说中国人民大学的张新宝教授对自己的研究生有个特殊的要求:不过司法资格不要和他见面.张教授此举在我看来不只是对学生要求严格关爱至深,更主要的可能是他已经看到了法学院校教学中存在的重理轻践的误区,所以他更希望学生不只能高谈阔论法学理论名家思想,还能通过真刀实枪需要一些死记硬背的司法资格考试.他曾再三提醒学生要重视司法考试,而且据报道他的学生司考过关率还是相当高的.我想,关爱学生,这才是最好的方法,而不是为他们出气骂人吧.

  我看过相关的报道,陈大师出面澄清说,只说过一句这真是法学院的悲哀、北大的失败!!!!!然而,我想,身为法学名家的陈大师,头项着十大青年法学家的光环,应该知道自已所言不仅是对自考生的伤害也有可能对招生政策起到的或多或少或无的影响。试想一下,如果这一言论恰好迎合了校园内外对自考生的歧视心理,在不远的将来,各大高校研招时对自考生也都象限制同等学历一样,搞个加试搞个学术论文必须在期刊上发表多少篇,那样的话,深怀护犊之情的陈大师此番言论对众多自考生来说真的是无妄之灾了。

  我将标题定为炮轰,实在是当下炮轰之举日益泛滥,远的不说,被视为草根娱乐代表的超女被炮轰无数次了。那些名家大师们也有不少人骂其为毒药,大声疾呼要限制。却没谁敢对梦想中国,星光大道这样同为娱乐选秀的栏目大肆炮轰,其中原因说白了,无非是人家是大台,是名门正派,大师们不想也不敢炮轰,而湖南卫视治下的超女当然是最好的炮轰材料。然而广受最广大人民欢迎的草根栏目为什么这么招人恨呢?同样,自考生无权无势无背景,同等竞争甚至劣势竞争,又碍着谁什么事呢?!!!!

  我最后再对同为自考生的广大同道们说:如果你们是已经考上北大的自考生,我为你们骄傲为你们高兴,如果你们是将要报考北大的自考生,如果看了文首那段疑似陈大师的演讲而心生怯意的话,那么我想说的是,如果真是出自陈大师之口,那么这样的北大不上也好,这样的导师不跟也罢!永远,我们都要昂着头生活下去,失败了一次不应该再失败第二次,没有人有权利让我们不经战斗就死去,没有人可以永远地歧视着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